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终于上了同事雄哥-大香焦依人在钱线_大香焦伊人网中文字幕
终于上了同事雄哥
当我将车子慢慢开进这家汽车旅馆的时候,带着醉意的雄哥还一直闭着眼睛休息,看来今天晚上他是真的醉了,我得好好把握,不能再错失良机了。说真的,要不是他在席间多贪了两杯,我根本没机会送他回家,更不可能有机会带他来这里「休闲」了。


  停好了车子雄哥也醒了。「你进去吧!我在车上等你」我口是心非的说. 「一起进去吧!一个人在车上多无聊!」他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。雄哥到公司也好几年了,我跟他虽然在公事上常常接触,私底下确很少有机会单独相处。今天刚好有同事结婚,制造了这个绝佳的机会给我。我心理面非常高兴,因为我真的已经「哈」他很久了。「好吧!进去洗个澡也好。」看着他三本的短发、泛红的脸颊,我顺从的说. 开了灯,我往浴室走去,回过头看见他已全身脱得精光,只剩一条紧的不能在紧的性感内裤挂在腰上,悠闲的抽着烟,手拿着摇控器,挑选着萤幕上肉欲横陈的情色画面。


  洗完澡我光着身子走出浴室,手里拿了一条大毛巾擦着身上的水滴。走过萤光幕前,看见萤幕上的男男女女,正在哼哼哈哈的卖力交沟着。我故意在萤光幕前停了下来,身上毫无遮掩地用大毛巾擦着头发,希望能引起他的注意。我自信地在他面前展现着我雄伟的阳具及壮硕的身躯. 他确继续盯着电视上妖精打架的画面,兴致勃勃的看着,对我视而不见。我感到难过,他竟然连瞧我一眼都没有,到底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?为什么第一次在三温暖时对我赞不绝口,而现在又对我视若无睹呢?我感到非常失望。


  记得第一次带他去三温暖时,他就对我魁梧的身材欣羡不已,一边脱衣服,一边用眼睛仔细地品味着我的全身,尤其对我那一条硕大的阴茎更是激赏万分。


  「哦!阿勇,汉草夭个未卖喔!你看你这条懒醮,实在有够粗,不知哆一位查某会冻乎你干到,真正会爽死喔哦!」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下体猛看。要不是两杯黄汤下肚,平常的他还讲不出这么粗俗的话。「那有!你才壮咧!」我说的可是实话,他第一天来公司报到的时候,分发到我的部门,看着他,我差一点讲不出话来。高大的体形,穿着西装打着领带,完全是我欣赏的那种中年男人。成塾、稳重、仪表堂堂。履历表上清楚的写着「公司负责人」哗!还是个老板级的人物呢!


  「爱讲笑,拢三十八啰,夭个洌壮,你不正真正是壮。」他谦虚的说. 我们彼此欣赏着。「没有啦,肚子都跑出来了。」我低头看着自己微凸的小腹。「嗯?


  谁说,君子不重则不威,有点小肚子才有份量嘛。」雄哥拍拍自己的肚皮打趣的说,就好像是在办公室内被消遣时一样。在公司里面我跟雄哥的身材一直是那些年轻小朋友谈笑的对象,他还好,因为他年龄较长. 我则是属' 少年欧吉桑' ,好像身上多长几块肉,就是罪过一样。「没错,你的确够份量。哈、」看着他一丝不挂的站在我面前,才知道为什么有人会用" 虎背熊腰" 来形容一个男人,眼前这个状汉,的确有过之而无不及。他那粗壮的身体、结实的肌肉,真的是让我感到呼吸困难、心跳加速,有一股想一把抱住他的冲动。还好没有,我想在还没弄清楚他底细之前,最好不要冒然行动,否是吃不完兜着走。


  我只是不甘心,那天他既然对我那么注意,为什么今天又对我兴趣缺缺了呢?


  既然脱光了衣服都无法引起他的注意,我只有另寻它法。「该你洗了,我要打电话叫小姐了」大毛巾往地毯上一丢,我拿起话筒,装腔作势的要拨号。动作够大,加上整个人赤条条的站在他眼前,这回他的眼光在我身上来回扫了几遍。我心跳加速,阴茎微微勃起。


  在进浴室前他将身上仅有的一条性感内裤脱了下来,光着屁股向浴室去走。


  一根优质男人的好屌我一览无遗;它正处于休息状态,软趴趴的,在绵密黝黑的丛林中突围而出,足有10公分左右,它现在温驯的挂在两条粗状的大腿中间、两棵蛋蛋因松弛而下垂,随着两腿的移动而晃荡着。毛发一片凌乱,往下延伸至大腿,往上则与胸毛连成一片,我放肆的盯着这个粗犷的男人猛看,深怕遗漏任何一吋完美的躯体. 「哈!你在看啥?」他笑笑地说:「有什么好看的。」浓密的胡髭下露出了自信的笑容。他并没有马上进入浴室,似乎有意让我看个过隐.


  「赶快打电话呀!还在发什么呆。」他拍了一下我的肩膀,提醒我着。「你先帮我叫一个吧!」说完,他进了浴室,我依依不舍的将眼光收了回来,这才发现下面已经一柱擎天了。「喂!柜台吗?请问你……」就着哗啦啦的冲水声,我放回话筒,提高音量的喊着,怕里面洗澡的男人听不情清楚。


  「嗯、嗯、好、好、我知道了,有需要的话再麻烦你好了。」浴室里传出吹风机的声音,我赶紧再将价码喊了一次。「联络得怎样,」他走出了浴室,围了一条大毛巾,从梳妆台的镜子里看着我,一边梳着头一边问道:「这里叫一次小姐要多少钱?」厚实的背朝着我,勒紧的浴巾让他圆滑的臀部更饱满了。「有联络了,不过蛮贵的就是了。」我面有难色的答道,把刚刚喊过的价格又讲了一次。


  「冇要紧啦!休睏一下就好,来麻不一定就要开查某。」沉默了一段时间,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略微失望的说. 玩一次女人要这种价格,对一个有二个小孩的的家长来说是不得不放弃的;我则暗自庆幸自订了这个价格,让他打了退堂鼓。


  萤幕上传来动物哀号的声音,一个金发的大胸脯女人将一跟大黑屌射精后的精液,涂满了自己的一张脸,嘴巴还赶尽杀绝的吸允着大黑屌。他座在床沿,目不转睛的看着。「那你怎么办,你不是好久都没有回家找你老婆了吗?憋着不难过啊?」我试图引爆他身体里面最原始的欲望。「干脆打出来算了。」我小心翼翼的引诱着「反正这里又没别人。」「你不会是害羞吧!」我继续努力着。


  「开玩笑!有什么好害羞的,我在打手枪时,你还不晓得在那里呢?」他仗着酒意说:「什么花样老子没玩过?」他用手往下面捧了一下,浴巾已被顶出龟头的形状,他已经勃起了。我开始觉得口干舌燥。「真的?别吹牛了,那你看我这个情形要怎么处理。!」我大字躺在床上,亢奋的阳具不断从马眼流出透明的润滑液来。「打出来呀!还不简单!」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硬邦邦的老二说. 一边隔着浴巾开始抚摸着自己凸出的龟头. 我是真的想自慰了,更想一把抱住这个令我夜夜失魂的男人。我不再理会他,决定自己先打给他看。我闭上眼睛用手套弄着18公分长的粗屌,开始自慰。当我正在忘我之际,我清楚听到一阵低沉急促的呼吸声,它不似萤光幕所发出,我张开了眼睛,看到了比我想像中还要精彩的画面。


  躺在我身边的雄哥,正在自己打着手枪,两腿抬得好高,这只壮年雄熊,一手搓揉着约有17公分长的黑屌,另一只手的中指则已经深入自己的后庭了,看他进进出出的捅着自己的屁眼,动作相当熟练,夹杂着急促的呼吸声,他似乎爽上云端了。


  我再也按奈不住,翻身紧紧地抱住了他。让我意想不到的是,他把我抱的更紧,让我几乎喘不过气来。就在我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,一条湿滑的舌头,深入了我的嘴巴。他吻得很深,我几乎快窒息。他浓密的胡髭,扎得我苏麻难当。


  好不容易喘了一口气,他马上又将我直挺挺的阳具含在嘴巴里,用温润的双唇吞吐着涨红的龟头. 我用双手抱着他的头,前前后后狠狠的插着,整根肉棒湿淋淋地,有口水、有前列线液。我深怕这是梦境会稍纵即逝,赶紧换了一个69位置。他的一根粗屌又黑又亮因为兴奋而抖动着,马眼里汩汩地流出透明液体来。


  我们相互吹吸着。他卖力的肏着我的嘴巴,一根大鸡巴滑溜溜地进出我的喉咙。他一边享受着我的温存,一边又准备玩弄自己的肛门了。我见机不可失,用手指先在他菊花周围按摩着,接着伸进了一根手指,他「嗯」了一声,就在我准备伸进第二根手指的时候,他「啊!啊!!!」的叫着,脸上现出了痛苦的表情,我知道他快要射精了,赶紧用手配合着嘴巴,不停的动作「啊!啊!!!!!」这次他叫得更大声了,放纵情欲的吼了出来。一股灼热的精液激射而出,浓稠的液体带着猩臭,射在我嘴巴里面。我赶紧站了起来,嘴对嘴吐还给了他,他全部吞了下去,有几滴残流在胡髭上,他伸出了舌头珍惜的舔着。


  「呷小补小,不错,不错. 」他自言自语满足的说着。「还要吃吗?我这边还多着。」我用手骄傲的抖了一下我坚挺的阳具。他马上把头靠了过来,跪在床上帮我吹起喇叭。他真是个吸屌高手,忽浅忽深,忽快忽慢。舌头舔着马眼,双唇润滋着龟头. 只一下子我被他推向了高潮,我全身用力,头向后仰,「啊!」他知道我快射精了,将一根硕大的鸡巴含得更深更紧,「啊!啊!」在一阵无我意识之后,我在他嘴巴里面泄了。他如获至宝一般将所有精液全咽了下去。


  一阵激情过后,我们坐在沙发上休息着。也许是刚刚拿下了假面具,一时还无法适应吧。高潮过后的平静,使我们默然无语. 我转头看着身边的男人,无法相信平常一个衣冠楚楚、谈吐斯文的绅士,脱光衣服之后竟会变得如此粗鲁、低俗。而他现在就这样全身光溜溜的座在我身边,看着他圆滑的身躯,我意犹未尽的又抱住了他,两个赤裸的躯体再度缠绕着彼此。我们互相抱得紧紧的,肌肤的接触又让我们再度的兴起了欲望。


  虽然都是中年人了,性能力却与年轻时没两样。


  他用手玩弄着我渐渐充血的阴茎,我则揉捏着他两颗因兴奋而涨大的乳头,我们彼此享受着对方的爱抚。接着他慢慢的躺回床上,把我拉了过去,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?只见他躺回床上之后,两条腿主动的抬了起来,露出一副饥渴的模样。


  我知道他的需求后,靠了过去,将他两条粗壮的腿放在肩膀上,用手在他菊花周围按摩着,他深深的呼吸,期待又怕受伤害的看着我。我欲火中烧,就像火山随时会爆发一样。我将烫得发热的一条大鸡巴,对准了他的菊花穴,沾了些口水先湿润了一下。准备完毕,我一举挺进了菊花深处。


  「啊!」他惨叫了一声,扭动着屁股,企图将肉棒脱离. 「干!卖照。」我抓着双脚,又挺了进去。「足痛耶啦,啊!」他闭上眼睛哀号着,痛苦的神情,更激发我的兽欲. 「干!爽假痛。」我叫骂着,看着他因撕裂而颤抖的身体,我好得意。「啊!卡细力咧,卡细力咧。」他向我哀求着,我更兴奋了,大老二继续挺进. 「细力?细力不爽啦!」看着他扭曲的脸,我直捣黄龙,一路捅到底。


  直到整根大肉棍,完全没入在他洞穴里面才停止。我稍微停了一下,好让他的括约肌适应我阴茎的尺寸。我看见他的小弟弟因痛楚而萎缩,我怜惜地拍拍它,伸手抹去了他额头上因挣扎而渗出的汗珠,他睁开眼睛,舒了一口气,哀怨的看着我,我低下头轻吻了他一下。


  为了更方便冲刺,我在他下面垫了一块枕头. 我稍稍拉出了已完全没入在他体内的硬棒,再轻轻的往前推,由浅而深,这次他只皱了一下眉头「嗯」了一声。


  我继续一深一浅缓缓的干着他的屁眼,一条大鸡巴塞满了他的菊花穴,他似乎感受到了整个菊花穴被塞满的乐趣了。他扭曲的脸慢慢伸展开了,我看得出来,他已由痛楚转变成舒爽了。我见时机成孰,放大了动作猛力的干着。


  「啊!啊!!」痛苦的呻吟,变成了爽快的淫叫了。「疯查某,要人干,林爸嘎你干了有爽冇?」我秽语尽出,继续动作。「啊!足爽也啦,啊!」他淫荡的叫着。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,平常道貌岸然的一个中年上班族,外表如此阳刚,在床上躺着被干时,竟是这般的淫秽样。「欠人干,林爸嘎你干乎死。」没见过这么骚的货色,我被他吸引住了。亢奋的情绪,令我抓狂。


  「叫哥哥!」〝啪!〞我伸手给了他一巴掌「叫哥哥啊!」「哦!哥哥!哥哥!」他真的叫了。好个贱货,已完全在我掌握中了。我要他换了一个狗爬式,准备从后面肏他。我站在地上,叫他跪在床上屁股朝着我。一个肉滋滋的大肥臀巍颤颤的向着我,我口水直流,恨不得一口将它吃了。他扭着粗壮的腰,回过头来祈求的看着我,要我满足他。


  「哥哥!干我,干我。」他食髓知味的要求。我真的不敢相信这些话是由一个年近四十,满脸胡须的壮汉所说出,我喜欢,我真的喜欢. 我喜欢当一个TOP,喜欢用我最原始的男人本钱,侵入、占有另一个的男人的身体;去征服他、去满足他。那怕他有多高大、多壮硕、多雄伟、多粗犷我照样可以干得他爽歪歪的叫哥哥。


  「哥哥!好喜欢被你干哦!」他撒娇的说着。我用龟头在洞口附近画圆圈,故意拖延时间. 「哥哥!我足爱呼你干脚撑,卡紧干我啦!」他几近哀求的说道。


  我不想马上行动,因为我要听到他说出最淫秽、最肮脏、最下流的话之后我才动作。我看着他扭动着身体,满脸潮红,嘴巴不停的说着猥亵的话。我快受不了,自己打着手枪,却故意不插入,让他骚痒难当。我要好好享受玩弄猎物的乐趣。


  当他说出〝把我干呼死〞的时后,我毫无预告的〝噗蚩〞一声,干进他屁眼深处。他「啊!」一声叫了出来,我接着强力的做着活塞的动作,他「啊!啊!」的叫着,把刚刚的等待、渴望,现在一并满足的吼了出来。我让他享受着阴茎摩擦肛门内壁的快感,他则让我满足了同性' 1' 号的占有欲,我们各取所需,我们是偶然擦出火花的同性体. 我们已完全解除了心防,用最原始的真我袒裎在对方面前。我们双眸互相凝视,此刻已经完全溶为一体. 这也是我一直想追求的梦想;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个心意相通、相互满足的一个人。


  眼前这个男人,粗壮阳刚,完全是我喜欢的类型,我好喜欢他!我将一直肏他,直到他叫我“哥哥”向我讨饶,让我获得胜利为止。


  因为是第二次,所以可以搞得很久。我们换尽各种姿势,从前面干到后面、从蹲着干到跪着、从躺着干到趴着,我要他完全配合我的动作,就好像在拍录影带一样。一个比我年长、粗大的壮汉,就像小孩子一样的听话,不敢违背我的意思,只因为我能满足他的欲望,能用我最原始的男人本钱,浇熄他的欲火。他真乖,真听话。又乖又听话的小孩是要被鼓励、奖赏的。他得到的奖赏是:可以让我用大鸡巴,狠狠的肏他屁眼,干得他死去活来、欲死欲仙,干得他哭爹喊娘、忽天抢地,就像现在一样。我们从床上干到了地毯上、从化妆抬干上了洗脸抬、从沙发干进了浴室,我们干得汗流浃背、血脉喷张,我们分享着彼此的身体. 在一阵天翻地覆之后,我们同时达到了高潮。


  「啊!啊!」,「啊!啊!」雄哥拼命的嘶吼着,额头青筋暴涨,一道浓浊的乳白色液体,从他的黑屌喷射而出,我把他干到射精了。我赶紧抽出了湿淋淋的大鸡巴,它红通通的一触即发. 我全身肌肉紧绷,「啊!啊!」,「啊!啊!」精液由射精管快速的通过尿道,冲了出去。我将一股灼热的精液射向了雄哥,他满身满脸被我喷满了黏稠的精液。我再垫起脚根,将最后一滴也挤了出来。他躺在下面,全身沾满了精液,乳白色的液体由胡须、胸毛,一路迤逦到屌毛都是,他用两手将精液涂满了全身,还用嘴巴吸允着手指头,他对于两个男人混合的精液味道感到满意。


  高潮过后,我全身感到虚脱,躺在床上只听到两人沉重的呼吸声,眼皮也不听使唤的閤了起来。不知道经过了多久,我醒了过来。陈大哥还呼呼的睡着。我满身汗臭,想梳洗一翻。我精疲力竭的站了起来,头重脚轻晃晃忽忽的走进浴室。


  扭开了水龙头,我用泡沫擦洗着身体. 突然,一双粗壮的手由后面摸索着我厚实的胸膛,一根坚硬的异物顶着我的后庭,我惊讶地极力挣脱。「干!」卖照,雄哥叫骂着。他紧紧的抱着我,让我动弹不得。哦!那会安内!!!!!


  隔天一大早,我就到办公室,想趁着休息的时间整理一些东西。噫──大门是开着的,想必有人比我早到了,因为是假日所以整个办公室空荡荡的。「……对呀,对呀,我假装喝醉了,……没有,我已经哈他好久了……」是雄哥低沉浑厚的声音,一大早跟谁讲电话呢?我好奇的倾听着。「……昨天晚上嘛,哈!终于被我吊到了,……就我们主任呀!我好喜欢他那部大胡子哦!告诉你哦!他长得又壮又……」我「……」


  【完】